夏娃娇疯

狂热 ①

始于夏季的疯狂爱恋,永无止息。

 

肖战是一名设计公司普普通通的员工,他近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,这个压力不来自工作,不来自父母的催婚,而是来自刚刚搬来住在1206的邻居,一位比他小六岁的弟弟。

提起他,肖战能够想到的一个词就是狂热,对生活狂热,对极限运动狂热,当然,这是优点,生活有激情是好事,但是让他想不通并且无法接受的,是这位弟弟对他居然也有一种莫名的狂热,在这个炎热的夏季,让他透不过气。

 

回想第一次见面的情形,肖战晚上在公司熬了个大夜赶出了客户想要的设计图,早上浑浑噩噩得回家,刚进电梯,一个很酷的男孩子也走了进来,“您好,您去几楼?”,按完自己楼层的肖战习惯性地询问后进来的人。

 

“和你一样。”肖战闻声看向身边的人,“哦!你是新搬进来的吧,我之前就听说对门老吴要搬走。哎,我们做了三年邻居,他的房间还是我帮他设计的,现在突然说自己要搬走,我还很难过呢,不过人生就是聚聚散散嘛,你说是吧。介绍一下,我是肖战。”说完,伸出手表示友好。

 

伸出的手被立马握住,说是握住,肖战感觉对方的手快要把自己的手包起来了,看着比自己矮一点,没想到手却比自己大那么多。

“我叫王一博,还请多关照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肖战感觉对方说话的时候眼神直勾勾地看着自己,仿佛狮子在看着自己的猎物,有一种很强的侵略性,让他有些不舒服,他们明明是第一次见面,自己之前没有得罪过这样一个人啊。

“叮”电梯到了,肖战赶紧趁机逃离这让他不自然的狭闷空间,“我加班累了,先回家休息了啊。”说完快速拿出钥匙躲进了家门。

“呼!我为什么要这么紧张?!都怨这个人太奇怪了,说话很客气,但眼神又不太友好的样子,以后还是少接触好了。”此时此刻的肖战已经没有太多精力去想新邻居的事情了,求生本能让他闭着眼也能寻找到自己的床,倒头呼呼大睡去了。
可怜肖战对他躲进家门后王一博的那句“真可爱,像只小兔子”的场景一无所知,还在做着加薪升职迎娶白富美的美梦。

 

“啊~”一觉睡到下午两点的肖战舒服地伸了个懒腰,脑袋懵懵地坐在床上,还在回味着梦里的美好人生,但是肚子的叫声把他拉回了现实,算起来两顿饭没有吃了,亏待什么都不能亏待胃,只是这个点楼下菜场已经收摊了,超市离得又不算太近,只能叫外卖了。肖战刚拿起手机还没来得及进入美团,敲门声响起了。

“这个点会是谁啊?”肖战边想边起身开门。
“不好意思,请问附近有超市吗?我想去买点东西。”是新邻居。“你,刚刚起床?”
“恩?恩。”其实肖战醒了已经有一会儿了,但是他睡出来的鸡窝头暴露了他。“大超市离得有点远,小超市倒是有好几个,买点日常用品足够了。”
“你吃饭了吗?”
“我…吃过了。”鉴于对电梯里新邻居“不友好”眼神的莫名恐惧,肖战撒了谎,想要快点将人打发走。
“咕”,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一声,两人四目相对,“老天!要不要这么尴尬!”肖战感觉到自己的脸有点烧的慌,“咳,又有点饿了,哈哈,哈哈。”
王一博看着肖战的样子笑出了声,“走吧,你给我指路去超市,我请你吃饭好不好?”
“不用了,这个点吃饭不合适,我吃点零食就好了。”
“那我们晚饭点再出去,我请你吃晚饭。”
不是,这个新邻居为什么那么热情啊,我并不需要你请我吃饭啊!肖战正在想该用什么理由拒绝对方的时候,手机响了,是原来的对门老吴打来的,朝王一博扬扬手机示意自己接个电话。

“喂,老吴,你怎么说搬走就搬走了啊?”
“害。工作调动,我也没有办法。对了,一博应该已经搬到我家了,你们见过面了吗?”
“一博?”肖战抬头看向眼前的新邻居,“你们认识?”
“他是我表弟啊,我能不认识吗?怪我事前没和你说,我表弟在我们城市读书,他这不是大四了吗,学校没什么课,我想我房子空着也是空着,不如给他住。我打电话就是专门说这事呢,我这弟弟从小独立,很懂事,但毕竟年纪还小,以后成为邻居了,希望你能多照顾照顾他。”
“害,这是什么话,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,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,你放心放心!
“兄弟,有你这句话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,等我这边工作事情安排好了回去请你吃饭!”
“行啊”
……

挂断电话后,肖战盯着王一博的脸认真看了五秒,“别说,你和老吴还真有点像。哎,原来你是老吴的表弟啊,你应该早点跟我说的,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,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。”肖战为自己之前的想法感到羞愧,这可是好兄弟的表弟,人家刚刚还想请你吃晚饭,你竟然还怀疑别人不怀好意,真是没有良心!
“那就有先谢谢战哥了。晚饭的事?”
“我带你去超市,我请你吃晚饭。下午五点的时候我叫你!”
“好的。”王一博满脸笑意。在王一博的提醒下,两人互相加了微信,方便日后联系。

回到家中的王一博掏出手机,给表哥发送了一条微信。
“谢谢表哥,你的电话真是太及时了。”

 

 

【综艺向】一战的奶娃日常②

第一次写文


没有经验


有点害羞(*ꈍ꒙ꈍ*)


姐妹们无聊时将就看看吧


不好意思,更得太慢啦


“肖战、王一博两位哥哥,现在将任务卡发给你们。”


“亲爱的哥哥们,你们好!欢迎入住萌娃之家,萌娃们将于今天下午陆续到来,请几位哥哥先完成分配房间以及超市采购的任务。你们已经清楚了房间是抽签决定的,但因为邱老师一周后才会来,所以你们现在可以一人先住一间。”


因为导演接到消息,有两位宝宝快要到了,所以王一博和肖战商量好分头行动,王一博在家等孩子,肖战去超市采购生活用品。


肖战在接过节目组给的500元资金的时候,眉毛抽了抽,大大的眼睛里露出满满的疑惑“我们节目不是要录制三个月吗?”


导演:是的,而且你们所有的生活开支只能使用节目组的经费。虽然初始资金不多,但是每个星期有三个晚上节目组会组织游戏,游戏就是你们获得生活资金的机会。


两人的钱包已经全部上交了,现在即使再不满也只能顺从着节目组,暗自腹诽。


在肖战外出购物的时候,王一博又百无聊赖地坐到了沙发上。


“叮铃”门铃响了,王一博去开门,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拉着一个粉红色的行李箱出现在眼前。


“哥哥好”


王一博:你好。


“哥哥我叫萌萌”


王一博:萌萌你好。


小女孩皱起眉头看他。


王一博突然意识自己还没有介绍名字:我叫王一博。


萌萌:一博哥哥好。


大眼对小眼了两分钟,作为大人的王一博决定主动打破僵局,将萌萌和行李一起带到了房间里,然后简单地收拾了一下,相安无事。


另一边,肖战正一边想着要买哪些必需品,一边计算着资金。忽然手机响了,是王一博打来的电话。


“一博,怎么啦”


“哥,你快回来吧”语气十分地无奈,肖战甚至还听出了一点委屈。


“发生什么了”


“有两位小朋友到了,可是有一个一直在哭,怎么都哄不好”


虽然不知道王一博为什么觉得自己就能有办法搞得定,但是面对可怜巴巴的求助,肖战逼着自己忍住笑意“好的,我等会儿就回去了”


二十分钟后,王一博接到了肖战的电话“王一博!快出来拎东西!”


不一会儿,王一博怀里抱着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孩子出来了,宝宝一直在抽泣,王一博却是一脸不知所措,丝毫没有抚慰的动作。


“哈哈哈哈,王一博你也有今天!”由于场面十分滑稽,肖战还是没有忍住笑出了声。“唉,你以后有了孩子可怎么办啊”


王一博嘴角动了动,想说些什么,但被肖战打断了“本来想让你出来拎东西的,现在你手里抱着孩子还好拎吗”


王一博看向地上的两个袋子,装的满满的,并且因为有碗、纸这些东西,袋子突出了很多棱角,并不太好使力。他掂了掂手里的孩子,然后把孩子塞到了肖战的怀里,“他现在不闹腾了,比较轻,好抱”然后默默地拿起了地上的两个大袋子。


孩子突然被移送到另一个怀抱里,显得有点懵,一时间忘记哭了,盯着肖战看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呀”

“我叫丢丢”

“哈?你叫丢丢啊”

“因为我爸爸说我再哭就要把我丢掉,呜呜呜”

“哦哦哦哦(哄),丢丢不要哭,爸爸不会真的把丢丢丢掉的,我也不会的哦,丢丢不要哭了,好不好”

“嗯”

“嗯?”王一博震惊了,用表情请教肖战是如何做到的。

“你的脸太臭啦,孩子看到都会害怕的”

“哪有!那个女孩子萌萌就不怕我,她没有哭!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椰波认真的辩解换来了肖战的连环笑声。

王一博郁闷地快步走进了别墅。


和导演组确定了今天没有其他小朋友来之后,肖战便开始准备大人和小孩的晚餐。做晚饭的任务自然而然地落到了肖战身上,私下里粉丝都笑称肖战活成了自己的理想型,温柔且会做饭。


萌萌每天晚上都要定时定点看动画片,所以王一博就把她留在客厅里看电视了。

丢丢虽然不哭了,但是非常粘人,一步也不肯离开大人,王一博只好把他抱在怀里,在厨房里陪着做饭的肖战。

“一博,你们不用在这的,把他带到客厅去玩吧,厨房有点热呢”

“没事的,丢丢小手冰凉凉的,需要热一热”

“哈哈,你这什么魔鬼理论”

话虽这么说,肖战也没有坚持再让他们出去,只是厨房里确实有点热,他感觉额头上好像出汗了。

就在肖战要抬起胳膊擦汗的时候,突然感觉脑门上一凉,王一博一手抱着孩子,一手拿着湿纸巾在帮他擦额头。

“哇,服务很到位哦王老师!”

“那是,战哥独享”

……

晚饭时间就在两人的斗嘴中度过了,孩子们兴许是饿了,吃饭进行地很顺利,没有想象中追着孩子喂饭的恐怖场景。


“哎呀,丢丢,你一定要洗澡的,不洗澡不可以上床睡觉”丢丢死活不肯进浴缸,像八爪鱼一样缠在肖战的身上,无论肖战怎么拽都拽不下来,稍一用力就会放声大哭,“那这样,哥哥和你一起进去洗好不好?”

“不行”

“嗯?”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肖战一跳,王一博走到一大一小的身边,蹲下来看着趴在肖战怀里的丢丢,“丢丢晚上敢不敢一个人睡觉?”

小可怜摇了摇头

“可是如果你想和哥哥们一起睡就要先洗澡,哥哥们都洗的干干净净的,你流了那么多汗脏脏的,对哥哥是不是很不公平?”

“要么不洗澡,要么就洗完澡,哥哥带你睡觉,你选一个吧”

小孩子永远适用一个定律,越哄越难搞,丢丢一时间被王一博唬住了,竟然点了点头,乖乖地让洗了澡。


“啊,累死我了,终于都洗完了。”肖战从萌萌睡的房间里出来,伸了个懒腰,“一博,我好困,我带着丢丢睡觉啦,你要睡哪个房间?”

“我们直接睡一个房间吧,永哥是前辈,大房间肯定要让给他,来回换挺麻烦的”

肖战听了他的话歪着脑袋想了一下“嗯,挺有道理,那我们就睡双人间吧”说完抱着丢丢跑进房间“走喽,睡觉去喽!”


“这床有点小啊”看着房间里放的两张单人床,肖战有点苦恼,自己倒是没什么,但他害怕晚上带着丢丢睡觉,丢丢会掉下床。

“嗯?你干什么呀?”肖战看着王一博帮两张床并到一起的动作问道。

“这床太小了,两张床并到一起,丢丢可以睡中间”

可能是因为两人之前演过的角色关系,肖战总觉得这样有点说不出来的暧昧感。

看着肖战有点为难,王一博抿了抿嘴唇,“那要不还是分开吧,我带着丢丢睡”

“算了吧,这样确实比较安全,我睡右边,丢丢放中间”

“嗯,那我关灯了”


未完待续

……


【综艺向】一战的奶娃日常①

第一次写文

没有经验

有点害羞(*ꈍ꒙ꈍ*)

姐妹们无聊时将就看看吧

随着2019年热剧《陈情令》的播出,王一博和肖战的综艺资源变得多了起来,并且因为他俩饰演的忘羡是大热cp,许多综艺便也极力邀请两人一起参加。终于!!!不负众多粉丝的内心期盼,两人一起接了一档名叫《宝贝吖!放过我吧!》的节目,一起看看两位大哥哥在节目里会有怎样的表现(撒糖)吧!(综艺请代入《放开我北鼻》!)

节目录制前一天

王一博

导演A:一博老师知道我们这个节目是干什么的吗?

王一博:不是在一群孩子中炼狱吗?

导演A:……也没必要说的那么惨烈。

王一博:(从鼻子里冒出的哼笑声)内心os:都是为了大摩托。

导演A:一同录制的还有谁知道吗?

王一博:我知道的有永哥(画外音:邱永,职业:演员,36岁)。

导演A:其他的呢?

王一博一脸我怎么会知道的表情看着导演。

导演A:咳……一博之前有没有过带孩子的经验啊?

王一博:没有(一脸冷漠)

正当导演觉得聊不下去的时候,突然听到王一博轻轻笑了一声。

摄像机赶紧捕捉:一博是想到什么了吗?

王一博:之前在片场拍戏的时候,倒是有一个小演员…

女导演表示被这个甜甜的笑容给帅到了:是想起来和小演员互动的事情了吗,小演员是不是特别可爱?!

王一博:那倒没有,他还不够可爱,而且总是乱亲别人!

不明所以的导演A内心:这突然激动的语气怎么听起来那么不爽????

另一边

肖战

导演B:肖老师知道我们节目是干什么的吗?

肖战:知道呀,和一群可爱的小孩子一起生活哈哈哈。

在场工作人员内心: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哥哥笑起来真帅!

导演B:这次一共会有五个小孩子,只有三个嘉宾,肖老师会不会觉得应付不过来?

肖战:我个人挺喜欢小孩子的,但是突然要照顾那么多小朋友,能不能应付过来还真说不好,不过我会尽全力照顾好孩子们的,也希望多跟永哥学习学习,就当为以后养孩子吸取经验吧哈哈。

导演B:对一同录制的同伴有没有想过会是谁?

肖战:其实我已经知道有谁了,永哥和一博(笑),这两位都是我合作过的男艺人,永哥家里已经有孩子了,我想他应该很有经验吧。至于王一博老师,他就是比较高冷,不熟的时候挺严肃的,希望孩子一开始不要被他吓哭哈哈哈。

……

采访结束后,两人各自收拾好行李,动身前往录制地!

……

王一博是第一个到的,导演告诉他,永哥因为通告的原因,要晚一个星期才会来,另一位快要到了。

王一博听后询问导演,另一位有带孩子经验吗?

导演:应该没有太多吧。

王一博:孩子也能推迟一个星期再来吗?

导演:……

王一博进到节目组准备的别墅之后,很快就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了。大人住的房间一共有两间,一间里面是两张单人床,一间是大床房。节目组导演解释说这个房间是抽签决定谁住单间,谁住双人间的。王一博因为比较认生,内心无比期待能抽到单人间。

行李全部都收拾好的王一博百无聊赖地躺在一楼的沙发上,等着另一位嘉宾的到来。

时间大概过了两个小时,“咔哒”一声,别墅的大门被谁打开了。镜头给过来,是肖战到了!

肖战进门后先是和工作人员们打了招呼,笑着问他是第一个到的吗,工作人员指了指沙发,轻声说一博老师到了,等睡着了。导演内心:王老师果然是闷葫芦,两个小时,王老师居然一句话都没说,就这样躺在沙发上,看天,看地,就是不看镜头。

肖战笑嘻嘻地跑到沙发旁边,看到已经睡着的王一博,突然起了坏心眼,在他耳边轻声说:蓝湛,你的抹额歪啦!

王一博本来就睡得轻,听到耳边传来声音,突然惊醒,猛地起身,两人额头不出意外地撞在了一起,肖战被撞倒在地上,手捂着头,假装哭唧唧“王一博你脑袋是铁做的吗,疼死我了!”

王一博看到眼前人先是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后急忙起身扶住肖战,把他捂着头的手拿开看看撞得严不严重,看到没什么后松了一口气,轻轻帮他揉了揉,眼底冒出了惊喜。

未完待续(•̀ϖ•́ )